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言飞语

飞眼看世界——咀嚼历史,品味今生

 
 
 

日志

 
 

夕阳尽处是年关(四)  

2016-03-14 22:09:19|  分类: 浅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踩着上午拜年的余温,匆匆的把几口午饭,整个家族的爷们们开始整理烧纸鞭炮,给送神了。记得家里刚刚买上巨力三马车时,父亲会早早的带着我去村口等候大家,那神态装着满满的知足。后来,换成了摩托,现在,是我开车。

因为大爷爷的坟埋在村北,远离祖坟;近几年我们都是先给大爷爷上坟。兄弟四家,八个人,三辆车。看着路上同样去上坟的车队,我知道,这还是比。感受着农村土路的坑洼,父亲也略带歉意,“我知道不用开这些车,孩子,现在都这样”。我知道,父亲怕我心痛,毕竟一趟下来,白车就成黄车了,还满是黑灰的沙粒。

突然想起姐夫的家族远赴五里外的邻村给祖坟烧纸的场面。一辆拖拉机,拉一架两米直径的大鼓,锣鼓喧天的在前开路。五六十人打扮妥当,七八高跷,走三步退两步;两三旱船,在手持木浆的渔夫引领下摇摇摆摆;画个白脸的小丑,不断用自己的扇子逗着旁观的孩子;四大名著里的英雄们,各自成群的跟在后面。正看的入迷时,一只毛茸茸的手拍拍我的肩膀,回头竟是龇牙咧嘴的猪八戒,下的我哇哇的逃窜。直到被抓住才知道是我霞叔(爸爸的同学)。现在想起还气自己胆小,竟然没有要过钉耙舞他几下。想来,那些耍着铜钱落子的人群中,也有我的同学爱国(现在我的姐夫)吧。

我们也有两米粗的大鼓,我们也可以锣鼓喧天;可直到烧纸的飞灰盖住鞭炮的碎屑,也没有人提起这个话题。我想起吉先大伯修的族谱,自己一个人跑动跑西的两年多,几乎无人问津。

年是放松,是热闹,是走亲访友;年是我们的关口,只要团圆不在,就会沉甸甸的压在我们心头,

四五年不联系的同学突然发来微信,抱怨年味消散。我安慰他,今年回家聚聚。看着慢腾却沉稳前行的日子,我露出苦笑:自己还不知道能在家里待到初几呢?

我是初三返回工作地利津的。两三天后给父亲打电话,问起亲戚们来的情况,老人家带着开脱的语气:都挺忙,还没来。我突然明白父亲为什么不再自己蒸馒头;我也突然想起,今年过年,家里厨房里并没有多少提前备好的年菜。

而现在,我也突然想起,正月初六是姐姐的生日,我甚至没有想起发一条短信。

年关!年关……

20151月中旬起笔,2016-3-14补完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