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言飞语

飞眼看世界——咀嚼历史,品味今生

 
 
 

日志

 
 

【原创】勤兴富强路,孝开友善门——我们家的家风故事  

2016-12-11 09:34:49|  分类: 浅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语:勤能养家,早起晚睡方能温饱;孝可成人,尊老爱幼才可睦邻。祖上是读书出身;虽然只是一位秀才,可他把“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勤学精神变成养家的至理传给子孙。于是,读书人的仁义礼智信和庄稼人的“早起的鸟有虫吃”,在我们家这里完美的融合,成了代代相传的家训。

勤能养家

我们家祖上是读书人,不知道什么缘故离开了自己的家,来到十几里地外的大屯——我们现在的家。在那个安土重迁的时代,真是不可思议。可是,他靠着自己的勤劳,在这个小村庄立住了脚、扎住了根。爷爷经常给我讲这段故事,说的栩栩如生,仿佛他亲眼所见。

我不知道这故事中有多少演绎成分,只是牢牢地记住了爷爷一遍遍强调的“勤”字。

爷爷自己就是勤的践行者。小时候,经常被铜铃声唤醒,我知道爷爷又赶着小红马拉车去干活了。可那时我毕竟年幼,只看到缸里的水始终满满、院里的柴始终满满;只知道麦收时跟着要嫩麦粒吃、秋收时等着要烤玉米吃。

我慢慢的长大了,爷爷渐渐的变老了。他的“勤”能够扎根在我的心底并成为我的本色,是父亲在不断的引导。

父亲经常说:“勤不管老少。”我五岁就跟着种白菜,六岁就跟着他们拾棉花。七八岁的时候,拾棉花回家时,装棉花袋子的独轮小推车就归我推了。那时,我认为天底下最可怕的事就是拾棉花:四五亩绿油油的棉花地,几乎没过我头顶的棉花棵上高高低低的开满花。我们把盛棉花的袋子系到自己腰上,随摘随放。大人们一把就能摘净整朵花,我怎么模仿也做不到,每次里面都剩下一多半,扬着丝丝缕缕的棉絮仿佛在嘲笑我的无能。一个下午也拾不完一垄棉花。

春天给麦子浇水,我就要跟着撒化肥;夏天种下玉米,我就要跟着拔草;秋天收玉米,我也要跟着钻到里面掰棒子,来不及顾及被玉米叶划得红痛的胳膊,又跟着他们抡起镐倒玉米秆;冬天经常下雪,我就早早的被叫着一块上屋顶除雪。

那时,我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走出庄稼地。

我上学从来不用逼,也从来不用大人叫。这是最让父母得意的地方,特别是我考上大学以后。

“勤”在我身上回归了读书。因为勤,五年级时,我被选中,代表乡里参加全县的小学生优生大赛。因为勤,我顺利的考进高中、大学。我是我们村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大学生。

父母老了,可年老的父母依旧勤勤恳恳的耕种着自己的土地。前年,父亲还找到一份零工,并凭借自己的勤劳在年轻人中间站稳了脚跟,被厂长留用,成了正式职工。我不忍,父亲就会说:“勤不管老少。”

而我,成为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我主动申请干班主任。每天早晨,第一个站在教师门口,用笑脸送给孩子们快乐;每天晚上,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用陪伴送给孩子们安心。没有什么功利,也没有什么抱怨,因为“勤能养家”。

孝可成人

爷爷兄弟四个,但是却只有我父亲一个儿子;大爷爷当时经常炫耀自己的三个儿子。那时的农村,“养儿是为了防老”,儿孙多了自然说话硬气。

可孝顺这件事,并不是儿孙多少能够决定的。虽然我们和爷爷早就分家过,可我每天几乎长到爷爷家。从我懂事起,爷爷家里的吃穿应用便都是父亲打理。每天挑水,父亲总是先给爷爷挑满,其他也是如此。我们上学放学,也总是先到爷爷家门口喊一声,以免他担心。

平时的孝顺不算孝顺,孝顺要看老。那时,几个姑姑的孩子还小,需要爷爷奶奶去照看。这一去就是五六年,每年只在过年的十几天回家。尽管我也不大,但是父母没有丝毫的怨言。二老在姑姑家时,父母会定期去探望,带着自己家种的新鲜时蔬;在我们家时,母亲每年都会搬出用当年新弹出的棉花做成的棉被,让出正屋给二老住。

爷爷平时爱串门,但是姑姑家在城市。六楼,老人上下不方便,又人生地不熟;几年下来,爷爷患上了老年健忘症,越来越严重。父母知道后,赶紧把爷爷接回家,让奶奶自己在姑姑家照顾孩子。

爷爷的状态越来越差,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描述过:

爱串串门和一群老哥们谈谈古的庄稼人啊,哪里能够离得开地气的熏蒸。那个背我的人啊,你也再记不住自己家的方向。

你记忆的钟表固执的停留在返家的那一刻。又在局促的六楼上寂寞了近半年的你,终于可以坐上返程的汽车。那一刻,你肯定是笑开了花。大半辈子都是稳重的你,一定是笑哦开了花,要不你怎么停在那一刻不肯回来?

父亲把正屋让给你,母亲给你铺上新弹棉花絮成的被褥,可这填不上你对老屋的思念。你念叨着“兵”(我的小名),踉跄的找自己的家。你已经认不出我的样子,你已经回不去自己的家门。你经常坐在老屋山墙旁,等自己的孙子回来;而我,会拉着你的手,连哄带骗的把你接回家。

患这种病的人,控制不知自己的行为。在他生病到去世的三年里,经常干出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比如把炉灰倒进缸里,把饭倒在桌子上……拉尿在被子里、裤子里更是常有的事情。

人常说:“大病床前无孝子。”即使有,大部分也是儿媳躲得远远地,让儿子自己上前照顾;可我的母亲一如既往的伺候着。夏天勤洗,冬天勤换。爷爷的棉裤最多的一天尿过五次,可五次母亲都即使的给他换上新的干净的棉裤。脏了的棉裤立马就洗,洗完了赶紧用火烤干,备着。缸里倒进了炉灰,母亲一桶桶的淘净,刷好,再让父亲挑满水,每次看见,都是笑着哄爷爷。为防他夜里蹬被子,父母两个人夜晚轮着照顾。

身教胜于言传,平时我放周末,也会给爷爷带一些他没有吃过的零食;而放假,我就直接和爷爷睡在一起。有一次爷爷又走的没了影子,没去平时待的老屋旁。我急坏了,“出事”的念头像春雨中的野草,再也关不住。我不敢去看那片盖满青萍的池塘,我不敢去看那口恰有人深的水井,我怕噩念成为现实。我一路跌跌撞撞的找,半个小时后才在自家的麦场里看到他,正蹲在麦垛的旁边,任火辣辣的太阳把胳膊晒得黑红。

我哭着把爷爷背会家,一遍遍的用沥过凉水的毛巾给他擦后背。我不能没有你啊,尽管你再也背不起我了,尽管你再也认不出我了,尽管你任性到成为孩子。我给他切来薄薄的西瓜,给他准备好开水……晚上父母从地里回来时,爷爷已经恢复往常的样子。

现在想来,父母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把他们写进文章,一切都那么自然。是,别人在称赞,但那时已经是在爷爷去世后了。后来奶奶抱病归家,母亲照样一样的伺候。

一个远房的婶子曾经说:“人家长征他妈伺候老爷子是图每月5000多的退休金,你体体面面地把老爷子走了就行了。刘家院里哪个敢说你不孝顺?可你又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瘫里的老婆婆,这是图个啥?让她那四个闺女伺候……”

可母亲只是笑,然后还是该洗就洗,该喂就喂。奶奶在炕上躺了半年,正好是天最热的那段;可她的身上未出现任何褥疮,她住的那间屋子里也没有任何异味。

母亲没有上过学,不懂的什么“报得三春晖”这类文绉绉的说词,她就认准了做人就要孝顺。

孝顺的父母尽管没有什么亲兄弟,可村里人都佩服他们,有事情就会找他们商量、帮忙。父亲还被刘氏家族公推为红白事的经理(主管人)。

勤孝家风代代传

父母老了,可家风不会老。我的孩子今年才5岁,可每次放假,我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他回家看看。

近期岳父生病需要住院,只有两个女儿的岳母为陪床为难。我主动提出陪床。这住院的半个月时间,陪床的任务就是我和大哥这两个女婿完成的,谁都没有任何推辞。孝顺不看对象,岳父岳母和父母一样,养女儿照样可以防老。

我相信,只要坚持勤和孝,我们的家会越来越好,我们的社会会越老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