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言飞语

飞眼看世界——咀嚼历史,品味今生

 
 
 

日志

 
 

【原创】夕阳尽处是年关(三)  

2016-01-31 09:48:21|  分类: 浅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在不断的提醒我,时间正一点点从我的指尖滑过,不留下一丝余温。站在奔四的站台上,回想年这个必停的小站,竟发现找不出多少自己的痕迹。年是一个庄重的仪式,在我们的父辈们心中;小孩子勉强算是年这场仪式中间细浪般的花絮吧!就如我对年的记忆一样,除了那身新衣服,除了那些让人垂涎三尺的美食,除了年三十晚上拎在手中的竹篾扎成的灯笼,就没有小孩子的事了。

停在年关里,我们不是主角,于是我只有默默的记录。

蒸馒头是年的开始,却远远不是全部。年节里吃的菜,除了几下就可以炒出来的素材,大多数是提前准备好的。母亲每年必做的是炸货。再穷的家,过年也要准备炸货,主要是藕合和丸子。我们家的丸子是就是素的。

早早的切好萝卜,先成丝后成丁;大块的豆腐揉碎和在面里。面要稀一些,和好萝卜丁和豆腐后,盛在盆里就像今天的布丁。父亲和母亲一块动手后,在大锅里的小半锅油滚开之后,把面一团团的送到油里。母亲用手攥,一挤一个;父亲用勺子,一勺一个。等面团在油锅里变得金黄,开始仰泳时,就可以出锅了。刚炸出来的丸子最好吃,外脆里嫩。我是不敢吃太多炸货的。六岁的时候(大概是吧),偷吃母亲炼油剩的油渣子,狼吞虎咽的造掉大半海碗,上吐下泻了三四天,一下子就忌荤腥了。

藕合就麻烦一些了,藕片要切的不薄不厚,薄了夹不住多少馅,厚了就不易炸透。放多少肉也要考虑,少了就成了炸藕,不香;多了不单腻,关键是钱。炸丸子剩的面可以继续利用,稍添点水和面,就可以裹住藕入锅了。在这里告诉你一个秘密,切藕可不是简单的一刀两断,每个藕合都不是奥利奥一样简单的两片夹心,而是肉夹馍一样一边开口一边连,既能够加进馅又能够裹得住。

所有的炸货都是这一锅油,比如带鱼等。如果家里养着不少鸡,还可以杀上几只炸鸡肉;不过,这种享受只出现过一次,还是我考上大学之后。平时的年节鸡都舍不得自己吃。买了钱再从集市上买两只肉鸡,做成一盆糊涂鸡。除了留出一条大鱼祭拜祖先,其余的也要剁成段简单的做好。花生米一直是煮的,就不需要专门在大锅里进行了。取小锅放在取暖的炉子上,清水煮花生,任它在锅里慢慢的饱满成熟。白菜、海带等凉菜也会一并拌一些;但不会太多,毕竟可以随时拌出来。

这些事,如果硬说和孩子有关的,就只有烧火了。然后就是贴对联。等父亲打好浆糊(就是用小锅熬些面糊),对联铺在方桌上,我就拿着秃了毛的刷子抹好,兴奋的交给父亲,退后几步上了下了的瞎指挥。

我们不是主角,却被年胁迫着加入一个又一个仪式……

年三十早晨从来都不受孩子们欢迎;因为这一刻需要早起,请神。把自己院子和门口都认认真真的清扫一遍,不管多干净都要小心翼翼。开始是拿几个鞭炮,后来生活强气一点了,就拿一挂。我拿着三五根线香,父亲叼着烟,一前一后的走向村外。方向视自己家的祖坟位置而定,我们是上村南。不用走出去多远,找个豁亮地,聚一堆土,插上香,点上,画个圆圈起来。父亲郑重的跪下,(我一般在后面蹲着,小孩子不懂事),嘴里念念有词——爷爷娘娘,过年了,拿给你们拜年了,跟着孩子们回家吃饺子吧,好好保佑这个家一年顺顺利利,一家子都平平安安……有一点我一直很奇怪,父亲的祷告词里,从来不会出现“保佑我们发大财”之类的请求。念完后,恭恭敬敬的三叩首,插的香拔上两三根,放完鞭炮就需要带着爷爷娘娘们回家了。他们会一直待到初一下午,有些村甚至待到过了十五。

这套仪式还没有结束,到家后,需要烧一刀纸,再磕三个头。香则需要不断的供奉,好像是祖先们真的回到家中,住进家堂(像古代中堂一样的画,上面花的是族谱)一样。点香这个活,我很喜欢。

大年三十吃饺子,想吃就要包。包饺子是年三十白天的主要任务。我们这里的风俗是年三十上午不能串门,不知是不是怕外人带走自己家的财份。

我和姐姐擀皮,父母包;包饺子本是一个简单的活;可我的挑食让简单变得不简单。我不吃肉,不吃海米,不吃鸡蛋,不吃香油;姐姐不吃肉。我们家年三十吃的饺子,有些时候多达四五样,放肉的不放肉的,韭菜的白菜的,母亲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们都高兴。今天为人父的我,竟然不敢保证一定会像母亲那样对待辰辰,羞愧。

晚上是孩子的节日,我们可以穿着新衣服,打着新灯笼,烤“默阳”(我翻遍了整本字典,也没找到父亲口里的“moya”该怎么写,原谅我造出一个四不像的词)。

原来我们家族只有一处,在最年长的老爷爷房子旁边,整个家族的人都聚到这里,每家出一捆玉米秆,攒出高高的火炬,只待天一黑就点起来。每家每户还要凑鞭炮,有钱的买的多,没钱的买的少,有成盒的礼花,有两响的二踢脚,有震得耳朵疼的麻雷子,有长长短短的炮仗。不知是哪处烤“默阳”的先开始,一处处的礼花瞬间就开满了天。你比礼花高,我比炮仗响;谁也不想自己家族被别家比下来,谁也不想第一个停。于是,年就红红火火的没完没了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