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言飞语

飞眼看世界——咀嚼历史,品味今生

 
 
 

日志

 
 

【原创】夕阳尽处是年关(二)  

2016-01-27 21:46:17|  分类: 浅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总是有一部分人在追逐,也总有一部分人在逃避。然后,在追逐和逃避中,我们熬过了一年又一年。

小时候,年代表着狂欢。腊月的最后两个集市就是这场狂欢的起点。踩着大人的影子,连跑带蹦的闯进人流,自己村里的集市,也不怕什么走丢。挤进这边,看看这片红红火火的对联和窗花;钻进那边,瞅瞅那片热热闹闹的鞭炮和礼花。不管是冻在冰里目瞪口呆的鲅鱼或者带鱼,还是躲进棉被大衣下,大棚里刚刚摘下来的一筐筐的黄瓜和芹菜;都崩开凛冽的寒风,弥散出新鲜的洋洋喜气。这新鲜让我们忘记擦掉红通通的鼻子下挂着的两管玉柱。如果能够拿到一毛两毛的零钱,那就可以乐上天了。

新衣服是听话孩子一年的奖励;可即使常犯错误的孩子,新年也少不了红花绿袄的打扮。过年了,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干干净净、板板正正。

腊八不是学生们的节日,我们正在教室里忙着考试来。腊月二十三四打扫卫生,也不是我们的节日,谁愿意刚放假就忙的满头大汗还尘土飞扬。我们的快乐是玩着干,比如腊月二十八蒸馒头。

饱餐一顿后,等麻雀开始在屯满玉米的棒子站子上叽叽喳喳的歌唱时,一家人就开始蒸了。和面,用大盆。和几盆要看多少人吃。一般来说,蒸这次可以吃到正月十五的。和好后的面团放到两米长一米宽的大案板上,先铺好面粉,再在上面盖好面粉,就可以用杠子轧了。轧面的杠子有碗口粗细,用竹子的最好;可北方竹子金贵,我们家一直用木头的。用布包好的两米多长的杠子,基本上一年只出场这一次,除非有人结婚需要自己蒸馒头。小心翼翼的清理干净上面的陈面;不能用刀刮的,如果刮起毛刺,就没法轧面了。这个活需要两个人干,各持一端,像是南方河畔的纤夫,弯着腰,前腿弓后腿绷,一声“开始”齐用力。杠子、案板、架案板的凳子和轧面的人就一块唱起来了。面在杠子下面慢慢的扁平,上面留下波浪的压纹。一遍到头,放下杠子,卷好面,横在案板上,再撒好面粉,盖好面粉,两个人转身,再轧回去。一遍两遍三遍……面慢慢的变硬,可要能够揉成馒头,需要轧一个多小时。

开始是父母两个人轧。有一次母亲因故轧不了,素来有办法的父亲把杠子的一端固定在墙上,自己在另一端轧,竟然也轧的很好。也有轧不好的时候,比如我自告奋勇开始接替母亲的时候。第一次拿杠子,别提多自豪了——咱也长大了。可小胳膊小腿的,没有劲也不会使劲。一下一下的,每一下都会被父亲给高高的掀起,滑稽的挂在杠子上,像一只迷途的猴子。惹得大家哈哈大笑。父亲竟然从来没有因此发过脾气,任我拖累整个蒸馒头的过程。

最热闹的,要算揉制了。轧好的面,先做成一小团一小团适合揉的面团。在让它成形之前,随便的捏出自己能够想象出来的任何形状;可惜,水平太差,总是各种四不像。我们这里过年做的馒头和平时是不一样的,过年吃的都是长长的竹签馒头。最后把面团固定成长条,瞄着中间一刀,两个馒头就出来了,每个大概一手长。当然,我揉的馒头都挺有特点,说难听点就是做不成人家那么标准。有鼓肚子的,有营养不良的,有高矮不同的,还有笑破肚皮的,让姐姐说就是歪瓜裂枣也算馒头。最后的一些面,会用模子刻成各种造型的馒头,我们这里叫花花。自己家里只有一种月饼一样的模子,我会自告奋勇的去婶子大娘家去借其他造型的模子。像今天的孩子们玩橡皮泥一样,把面团一点点按进去,再轻轻的一磕,或花或鱼或月饼的花花就跳在案板上了。

馒头做好后并不立刻上锅,需要上炕。铺上新买的笼布,一个个的摆好,馒头和馒头之间不能太挤,不然等会醒起来就要粘到一起。码好后上面盖上新做成的棉被,像是孵鸡一样,好好伺候着,一会掀开看看,防止醒大了。干这个活需要经验老到,是不是点火加温,盖多厚的被子,艳阳天怎么照顾,雨天怎么照顾;决定了这些馒头能不能成为人人争抢的发馒头。现在我会蒸馒头,大概就是受此熏陶吧。

第一锅馒头要上锅了,八斤大的锅先添好水,铺好帘子,放上自己编制的馒头支架(就是一个一个的小格格,好让馒头能够站住),放上麦秆扎成的囤圈,囤圈上才盖锅盖。炕上的馒头已经醒的白白胖胖。洗好的竹签(大多是细高粱秆)从底部穿进去,然后一格格的码满。馒头想蒸熟,需要半个小时以上,特别是第一锅,水冷更需要稍长一些。现在馒头房也开始卖竹签馒头了,一切都已经机械化,不再有囤圈,馒头直接插到锅里现成的铁钎子上。烧的是煤炭或者直接是天然气,不再有浓郁的炭香味。家里的土灶铁锅,烧的永远是地里产的麦秆玉米秆棉花杆。

白腾腾的热气,挡不住猴急的馋嘴。一边嘘着一边吃,还不时烫的换手。这种竹签馒头,不用就菜,劲劲道道,带着甜味。

现在,我和姐姐都在外奔波。过年也没有人蒸馒头了,只有两个人,蒸给谁吃呢?想吃,买一点就够了。

囤圈早已蒙尘,签子早已四散,那杠子也找不到了。母亲说大案板太笨了,早已经用来挡鸡。鸡蛋呢,都攒给辰辰吃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