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言飞语

飞眼看世界——咀嚼历史,品味今生

 
 
 

日志

 
 

【原创】我的寄居时代  

2014-08-02 11:59:01|  分类: 浅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次查完宿舍,我站在黑漆漆的过道里,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宿舍生活。梳理这些散乱的记忆时,觉得它们就发生在昨天……

五年级,当我因为参加县里比赛第一次离开家时,根本就没有也不敢想这将是自己寄居生涯的开始。那短短的一个月里,我甚至还分辨不出它的酸甜苦辣;所有的闲暇时间都被想家的念头塞的满满当当。有空就窜到镇外的打麦场,在这个正月的春阳下面,含着口水想象家里新年的美味。窝在麦秸垛里,幻想着回到家乡的我完全想不到半年后的自己将被留在这个还算是家乡的异乡,一梦七年。

乡里的初中是没有宿舍的,同伴四人只好托亲戚找朋友的寻了一个房主已经搬走的院子。尽管没人住,里面却依然养着牲畜——将要和我结伴走过四年的一头驴、两只猪、十几只鸭子和到现在也搞不清是多少显然不是房主圈养却完全把这老宅视作自己的地盘时不时就大模大样从破旧的水泥柜下面踱出来站在灯旁向我示威的老鼠。不到一年,同甘共苦的三个兄弟就忍受不住寒窗的清苦和艰辛,收拾行李挣钱去了。四间房的大院子只剩下我以及外面的“朋友”们继续品读夜晚的风声雨声。现在想来,真不知当时自己为什么能熬下来。那是怎样的生活啊!

因为房主早已搬走,房屋已不能用破旧来形容,只是一个漂亮到能遮风避雨的房架子罢了。屋门是关不住的,鸭子和猪随时都可能进来拜访我这个房客(幸亏驴被拴在外面槽上)。有窗户,但是没有玻璃;木制的窗户已被雨淋日晒的变了形,合不上了。只好用塑料把它草草的遮住,又用绳子勉强系在一起。炕还是有的,虽然塌了一个小半米的洞。可惜我睡觉太活跃,时常跑到它上面;洞越来越大,后来只余下用砖头顶起来的勉强容纳一个人的“土床”。潮气不断的由炕洞里摸到我的被褥上,只好自己作了一个填满麦秸的垫子,聊以防潮吧。

难忘也令人屈辱的是水。因为养着牲口,院子里有一口掉了大半边沿的水缸。房主挑来饮牲口的水剩下后就倒在里面,这是我们唯一的水源。我挨了几天实在受不了时,曾含着泪舀起不知被牲口喝过多少次的水……就在这里,我学会了干吞止痛片,尽管每次都被噎个半死。

说来可笑,最让我害怕的竟是漫长的夜晚——谁让这么孤独的一套房子偏偏“不甘寂寞”靠在混乱的乡村公路边上。胆小的我天天防备有贼翻墙而入,牵走房主养的那些肥壮的牲畜。因为时时胡思乱想,每天都熬到很晚,直到晕晕沉沉的睡过去;我的夜晚,充满摇曳的烛光。幸亏蜡烛每次都给安置在潮湿的砖头上,不至于引燃了房间里的物件。现在想来,那时的做法大概有些自我安慰吧,真的进来贼,点灯又有什么用呢?现在工作了,夜晚却依然不易入睡,大概是初中宿舍生活的后遗症吧。

夜已深,外面依稀传来学生的鼾声,时间虽仅仅推进了十余个年头,他们却已无法相信我当年的生活,甚至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了。但他们现在的生活与我的艰辛相比是否就一定幸福呢?

明晨有课,该睡去了……

(搬自我的原博:松涛阁)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