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言飞语

飞眼看世界——咀嚼历史,品味今生

 
 
 

日志

 
 

【原创】桥在水上(完整)  

2014-05-10 18:34:01|  分类: 浅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桥在水上(完整) - 刘言飞语 - 刘言飞语
 
 

树是猿猴的桥,借此,它们完成了整片森林的旅行。

一直认为人和水的第一次深入接触是借助桥。我们的祖先,他们从树上下来,试着直立行走时,肯定还没有桥这个概念。为了追逐水和食物,他们颤颤巍巍的离开生养了自己的祖先和自己的树林时,大概是迫不得已而且仅仅是权宜之计。可惜地球气候的变化让他们再也回不到树上了。蒙昧,让远古人类只能逐水而居。水是滋润万物的母亲,它不但提供给我们温饱,还提供给我们安全。一道浅浅的水,便阻住了大多半的猛兽对尚且弱小的人类的觊觎。就像后来我们拥有了高大的城市,也还是会在四周挖上一条深深的护城河。水能够带来安全感,西方的重要建筑往往依山而建、傍水而居。水中如果有岛,岛上如果能够居住,则必有塔有堡。一片明镜般的碧水,一条孤零零的独木舟、一角嶙峋的孤岛,成了画家文人永远追逐的素材。后来,犯了罪而又不宜处死的人也被放逐到水中,孤岛之上。八仙是这样的,拿破仑也是这样的,美洲第一批殖民者更是如此。水成了帮助我们看守罪恶的忠实管家。近期美国拍的一部影片,犯人更是被直接送进邮轮改装成的监狱,有什么比被困在大洋之中更让人放心。

先祖们是逐渐发现水的上善的,刚刚从森林流落到地面上的祖辈们也许尚未被称作人。他们艰难的迈着笨拙而生疏的步子,第一次细致的品味着大地厚重的纹理。他们不知道这个尝试将开创出一个时代,只是忧愁告别了故乡树木来到陌生的大地上该如何才能填饱肚子。也许,他们仅仅是希望大地能够把他们过渡到另一片能够生存的肥美森林。他们是痛苦的,又是幸福的,就像是后来那些孤独的航海者;因为他们再也不能回到家乡,不能在树上逍遥的亲吻天空。当然,也无法随便找一片叶子就能够饱饮甘露。大地上的水,只存在低洼的河里。水成了维系他们生存的纽带;那些经过跋涉幸存下来的猿人们适应了直立行走,也适应了坚守水边的生活。水给了他们扩大族群的营养,也给了他们发展的阻力。祖先们第一次发现水的束缚时,人类已经可以而且必须向外扩展了。注定了无法远离,就只能围绕水进行,水的那面成了一道思考题。也许在枯水季,也许有狭窄处,祖先们第一次尝试着突破水。

站在碧蓝的水边,我更喜欢这样的假想画面:

一个夕阳薰红荷叶的黄昏,那个裹着简单兽皮的小伙子,正爬上树去摘悬在半空的红透了的浆果。阳光打在他纹着功勋疤痕的古铜色皮肤上……他没能够摘下浆果,却看到了远处一颗杨树,正疲惫的躺在大地上。它依然粗壮的躯干并没有被白蚁蛀成空壳,而是枝枝杈杈的伸展着,恰巧搭在另一棵更疲惫的树上。这不是桥,却让祖辈第一次实现了凌波而行的壮举。

这种巧合,一定无数次发生在生灵们身上了,包括猿猴。可真正有意识的被利用并且发扬光大,一定是我们的祖辈。最早的桥,应该就是这样的天然通道。历史的洪流推着它慢慢的演化。先是自然的一棵树,再是一排、几排;先是自然地两岸,再是桥墩,土的、木头的、石头的;先是木桥,再是缆桥、石桥、铁索桥、钢架桥……可是,一切都源自于连名字都没有的皮肤闪着古铜色亮光的年轻人。桥成了我们跨越水源征服大地的武器。从突破小河开始,我们的脚步顽强的印遍五大洲。船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桥,在人民突破水的彼岸后,帮助人们探寻水的尽头。

记得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过木桥搭建的描述。请最熟练的木匠,在一个枯水的冬季,先是修建桥墩,再小心翼翼的雕刻后所有的椽子把木头结结实实的拢在一起后,把桥墩底部的木头削尖,等到阳光再一次亲吻大地,把冻土融化时,桥墩就自然地深深扎进河床。只需要把早已经做好的桥板安装在上面就行了。当然,木桥是会腐烂的,任何先进的科技都不能扭转自然地规律。为了一劳永逸,其他的材料逐渐取代了木头,桥升华了。第一座石桥建成于何年,我们无从考证。但是现在依然出现在课本中的赵州桥建于公元605年距今1400多年宝带桥、十字桥、安平桥等一大批唐宋时代石桥的存在,证实着石质桥的坚固。

不知道古人是怎么把这些石桥树在宽阔的水面上的。我没有机会到实地一观,但是有幸在图片中见过这些古桥。即使在今天,它们跨越的水面也是宽阔而且水流量较大的;更何况在自然尚未被可怕的人类给糟蹋的乱七八糟的古代,河水应该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枯水期。比这些石桥更古老的都江堰,现在依然是重要的水利枢纽。想想青铜峡水库基本淤平,想想阿斯旺大坝基本失去作用,便不得不佩服祖先们对水的控制和利用的精巧。需知,赵州桥的桥墩就是简单地立在水底的柔软的河床之上,以至于著名的建筑大师梁思成都直接把桥墩当成了防水用的金刚墙。

坚挺的竖立在大地上,石桥,扛住了时间的摧打。绑在颤颤巍巍的随时会腐朽掉的木桥上的智慧,终于摆脱出来,着眼在呆板的桥面上。它太朴素了,朴素到粗糙不堪。这座拓宽了人类足迹的神圣建筑,怎么能没有美丽来装扮?刻刀只是轻轻的几凿,莲花长出来了,云朵飘过来了;布雨的飞龙、驱风的白虎、展翅的雄鹰、戏水的金鱼、老聃的青牛、果老的毛驴……桥成了精雕细刻的艺术品。单单是一只小狮子,能工巧匠们也要刻出万千种姿态,只为体现自己的虔诚:那卢沟桥上的狮子们,厮守到今天,你们能够分清楚自己的兄弟姐妹了吗?

桥成了艺术品,太招人喜欢。在布置自己庭院时,便想把桥也收入怀中。不说故宫门前被雕琢上太多政治意义的金水桥,单是一座嵌在水上苏州,就有大大小小的园林,用桥来装点自己的情趣。曾经拜访过拙政园,几丛堆烟翠竹,一带袅娜碧水,几围灰瓦白粉墙,一叠疏朗的假山石,配以精巧的拱桥,绝对画龙点睛。那位“独立小桥风满袖”的女子,有多少青春寄予这矮矮的石拱桥?是浸入了厚重的桥板,还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杜牧是幸福的,是秦淮河畔的石桥,唤醒了他的情思,以至于离开了,回首时,挂念的依旧是明月之下的“二十四桥”。那桥上留下的不单单是火焰般的芍药,还有洗不去的风雅往事。许仙也是幸福的,他能够在忙忙碌碌的人生中,准确的站在断桥之上。有时候会怀疑,是许仙成全了断桥,还是断桥成全了许仙?我有时偏执的认准是后者。当然,断桥是不断的,它也不在水墨的苏州,而是隐居在“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游西湖,除非坐船,主要就是游桥,可惜大部分游客的心思都落到了水面上,反倒忽略了脚下那高高低低的石桥。没有了桥的西湖,将没有灵魂。

我们享用着祖辈的恩泽,也拓宽着自己的路。今天的桥,有了钢铁的加入,变得愈发高大。钱塘江幸运的占有了中国第一架纯钢铁大桥。可惜刚刚建成就面临日寇的入侵,茅以升先生忍痛拆毁了这座当时在世界上也是领先的大桥;抗战胜利后,茅先生又亲自主持修复了钱塘江大桥。因此,我们今天看到的钱塘江大桥是染上中国人骨气的一座桥。第二座有名气的大桥是南京长江大桥,现在还存在在小学语文课本中。有幸看到过南浦大桥,陀螺式浦西引桥竟然是中学生的杰作,让我佩服不已;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这种结构完美的解决了空间问题。

网上有很多大桥排名,我感兴趣却记不住;所以每次看到都会细品,为这些人类的杰作而震惊。也便同时看到一些伤感的新闻。某某桥又坍塌了、某某桥又出了裂缝……桥总会老去,可不该刚刚建成就夭折。记得有两则新闻几乎同时出现在网上。一则是一老混凝土桥超期服役,当地政府怕其危险,爆破拆除。没想到未炸塌。一则是一新式大桥,刚刚建成通车几年,突然坍塌,有关部门给出的解释是通行车辆共振。好歹没有牵扯出临时工。也许真是共振问题,可留言纷纷,无一信者。也许,我们心中也应建一座桥,把真相传给对方。

不要让桥受了委屈,不要让心受了委屈。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